旅游 > > 正文

兰世立最后的救赎:东星航空申请破产重整

2019-06-11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王思璟 覃羿彬

   在东星航空“破产清算”命运将至之时,兰世立试图力挽狂澜。

   6月22日上午8时30分,办公时间刚到,东星国旅便赶至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,递交了对东星航空的“重组”申请。东星航空的三大股东分别为湖北美景旅游投资公司、湖北东盛房地产公司和东星国旅,三者皆为东星集团的下属企业。兰世立则为东星集团董事长兼总裁。

   令东星集团如此匆忙的是,东星航空“破产清算”时限的逼近。7月3日,三个月破产公示时间一到,东星航空即可被宣布正式破产。

   东星国旅表示,“如直接进入破产清算程序,东星航空的一些无形资产价值,如航空公司的资质、航线权、销售运营网络、飞行员队伍等,将得不到任何体现,将对全体债权人、出资人的利益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”。

   6月18日,东星国旅方面表示,东星航空已“自救成功”,将引入战略投资者。22日晚,谜底揭晓:投资方为“上海宇界”,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民营航空材料“经销批发”公司。重组后,原东星航空股东持有的全部股份将不超过15%。

   “我们现在的动作,都是在追寻兰总的安排。”6月22日,兰世立秘书蒋毅飞告诉本报记者,虽然2009年3月15日至今,兰世立一直处于“监视居住”状态,但东星集团高层一直与兰世立保持着联系。

   “你觉得武汉市政府有可能同意吗?”当日,针对东星航空的自救计划,一位东星航空前高管如此反问道。

   此前的2009年3月13日,武汉方面力挺的重组方中航集团(中国国航(6.69,0.02,0.30%)母公司),已被兰世立拒绝。武汉交委新闻发言人覃诗章在其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就目前情况来看,重组已没有继续进行的基础。

   拯救者上海宇界

   6月22日晚7时,在上海西郊宾馆,东星国旅揭开了拯救者的面纱——上海宇界实业有限公司(简称“上海宇界”)。国泰君安将为此次重组的财务顾问。

   据公开资料,上海宇界是一家投资于航空业、房地产、精细化工等行业的企业。公司成立于2003年,注册资本1500万人民币。“2006年开始,公司成立航材部事业部,开始正式进军航空工业领域。”

   22日早间,东星航空重组负责人、东星国旅副总裁吴志勇便已透露,“战略投资者有航空背景,但不是航空公司。”当时,中航油以及另一民营航空经营者均瑶集团,曾被视为潜在对象。

   作为东星航空的最大债权人,中航油集团此前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,希望将对东星航空的1亿多元债权“债转股”,但武汉中院依据《中国人民共和国破产法》,以中航油集团不是东星航空“出资额占注册资本10%以上的出资人”为由,驳回了中航油的重整申请。其他几家债权人也做过类似的尝试,均被以相同理由驳回。

   6月22日,东星国旅在向武汉中院提交的重组申请书中表示,“已经与多家战略投资者达成合作协议,对东星航空进行增资扩股。增资完成后,东星航空的注册资本将由现在的8000万元,增加至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”,并且,“目前已有金融机构,承诺为本次重组提供人民币2亿元的并购贷款额度”。

   上海宇界财务副总关某表示,重组后,宇界对东星航空的一期投资将不少于2亿,二期不少于3亿。并且,宇界还准备联合主要债权人成立控股公司,对东星航空进行债务重组,关某称,包括中航油在内的部分债权人,已经同意“债转股”。

   而作为代价,兰世立将让出东星航空的控制权(东星集团的持股比例将不高于15%)。吴志勇此前已对本报记者表示,“股权上将尽量多考虑新的战略伙伴利益”。

   谁在幕后?

   但上海宇界,并不是东星航空的真正接盘者。

   “宇界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,也代表了其它投资方。”22日晚,在发布会现场,上海宇界的法律顾问、国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越表示。宇界的背后到底是谁?

   中航集团此前已经明确退出。“无论今晚东星航空发布什么消息,都与中航集团不再有关。”22日早间,中航集团宣传部负责人季洪全在电话里,断然否认了再次参与重组东星航空的可能性。

   “现在的情况,已经跟2、3月份截然不同了。”季洪全对本报记者称,东星航空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资产,甚至是负资产,而且,国航已经以社会招聘的形势吸纳了东星的一些员工,“还有什么值得收购的呢?”

   “我从来没听说过上海宇界。”在得知重组方后,前述东星航空前高管表示,“我很怀疑,哪一家企业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投资,或者按他们的说法,拯救东星航空”,“业界还看不出谁还有实力去挽救东星”。

   不过,这位人士表示,一个可能是,兰世立的妻子傅洁可能会“掏出一两个亿,通过代理人注资东星航空”。

   本报记者从东星集团网页获得的傅洁个人介绍显示,她曾是湖北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。而东星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只有两个自然人:兰世立持股99%,傅洁持股1%。

   这位人士特别指出,东星航空停飞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一直是其总经理周永前主持工作,但几天前,东星航空法人定代表人汪彦锟开始走向前台。

   对东星航空来说,曾任北方航空总经理的周永前是一个外人,而汪彦锟则是兰世立亲信。“现在,这个吸引战略投资者的事情,很可能就是汪彦锟在主持。”

   东星航空价值几何?

   但兰世立正在极力拯救的,在别人眼里可能已不再重要。

   成立于2006年5月的东星航空,是中国第4家民营航空公司。但“起飞”到3年,便在2009年一季度因为经营困难、资不抵债,被通用电气旗下的6家飞机租赁企业申请破产,并随后被武汉市政府申请停飞。

   武汉市交委称,停飞前,东星航空已欠债5个亿,这一数字亦得到国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越的证实。

   尽管目前东星航空的总资产仍在审计过程中,但东星国旅已在重组申请中表示,“从东星航空目前的帐面资产和负债看,确实存在着资不抵债的情况”。

   这也是为什么,2009年3月前,中航集团坚持要“零代价”收购东星航空。但这显然是兰世立所不能接受的,3月13日,东星航空发布了一份言辞激烈的声明,拒绝了中航集团的收购。

   虽然,东星方面仍坚持东星的“无形价值”,但对中航集团和国航来说,获得这些价值并不需要通过“收购”。

   6月上旬,国航武汉分公司获得民航总局批准,在武汉分公司成立前,国航已经招聘了约600名原东星航空员工。尽管东星国旅方面表示,“很多员工没有与东星正式解约,签约国航未必合法有效。”

   而据国航高层此前向媒体透露,国航还可能将东星航空从通用电气商业航空服务公司租赁的飞机,转租到武汉分公司。

   而获取东星的航线权,看来同样并不困难。吴越告诉本报记者,一旦进入破产清算程序,东星航空航线权等均将被民航总局收回,由国航等航空公司提出申请,进行重新分配。

   不过,6月22日,重组方上海宇界强调了东星航空的“航空公司资质”。

   上海宇界称,“在研究中,我司发现,虽然国内有41家从事航空客货和通用航空的公司,但从事客货运的承运人实际控制方仅有6家,且民航主管部门目前已暂停了国内新成立航空公司的审批”,若“东星航空重整成功”,“其行业运营资格将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”。

   前路漫漫

   而前述东星航空前高管,则对东星航空的自救计划能否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,表达了更多的疑虑。

   “之前,东星集团方面要求我回武汉负责媒体工作,主持引资事宜,但我认为,这个职位风险太大。而且,东星集团目前内斗严重,并不是回归的好时机。”该高管表示。“我很怀疑,哪家企业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拯救东星航空”,“在这个时候拯救东星,其实就是跟政府对着干,谁会这么笨?”

   此前,已有分析指出,国航重组东星航空失败后,财务状况不佳、经营不善的东星航空,已不足以承担武汉打造“民营航空枢纽”的期望,这也是武汉市交委支持“东星航空直接进入破产清算程序”的重要原因。

   22日,重组顾问律师吴越告诉本报记者,在向武汉中院提交的同时,重组申请也已提交至武汉市政府。但目前尚不清楚,新的引资方案,能否改变武汉方面的态度。

   上海宇界和东星国旅已公开“恳请地方政府和行业主管部门”“一如既往的支持、帮助和保护”,并表态,“重整成功后,东星航空的经营地和主运营基地的选址,将充分尊重湖北省、武汉市人民政府、中国航空集团、东航湖北分公司、南航湖北分公司的意见”,“为武汉立体交通枢纽战略的实现不懈努力”。

   截止发稿时,本报记者始终未能联系到武汉市交通委员会。

 



相关阅读:
棋牌
-

-

相关阅读

新闻网&好网群简介 | 法律顾问 | 会员注册 | 营销服务 | 人才加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