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育 > > 正文

高中作文:人生若只如初见

2019-06-11

高中作文:人生若只如初见

红酥手,黄藤酒,满园春色宫墙柳。东风恶,欢情薄,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,错错错!


——陆游《钗头凤》


年前读到这首词,我不禁讶异万分:这真是我熟悉的那个爱国词人陆游么?那个含泪挥毫写下“铁马冰河入梦来”的陆游,缘何写下如此伤情的词句?


细查之下,便引出他与唐婉的那一段分月来。本该是佳偶天成,可他为母亲所胁,为前程所累,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恋,终究还是化作了那一场镜花水月。


他与她,原是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年少相伴的岁月里,那些说不清、道不明的情愫便潜滋暗长。表兄妹成亲,原是顺水推舟的良缘,婚后的日子却并不如意——陆游的母亲并不喜欢这个乖巧贤惠的儿媳,言辞间时常有些针尖对麦芒的意味。可这点不顺心之处,又怎能挡得了他们如潮水般汹涌的热恋?花前月下,对酒吟诗,如胶似漆,难分难舍,当真是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!


然而,然而陆游不是寻常男子,陆家的男儿如何能不历寒窗十载,登天子之堂?只是他与唐婉初尝阿青的甜蜜,此时此刻,他怎愿抛下新妇去求取功名?赶考之事一拖再拖,陆母不禁大为光火,直指唐婉不守妇人之德,惑得儿子无心致仕——终于,她给儿子下了最后通牒:不休唐婉,便与母亲再无瓜葛!


是捍卫自己最真挚热烈的感情,还是谨遵孝道,谋取仕途荣华?千年前的男子似乎永远逃不脱这样的抉择,还是选择了后者。


一纸休书,缘尽至此!


他另娶王家闺秀,她另嫁赵氏好男。愧疚的他不知如何面对这段剪不断的旧情,只能选择逃避,从此远走他乡。若故事在这里戛然而止,或许后人还不会有如此之多的感慨唏嘘,可偏偏造化弄人,十年后沈园一遇,又将这对苦命鸳鸯推进了往事的漩涡——


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!旧日那些回忆还印着斑斓的色彩,她与旁人牵着的手在他眼里却成了灰白的定格。赵士程对陆游与唐婉的往事心知肚明,这份坦然也实属难能可贵——他给了二人叙旧的机会,自己先行离去。可这又能改变什么?唐婉她终究,终究已为人妻!


——怎奈何如花美眷、似水流年!


一年后,唐婉再至沈园,却看到陆游留在墙上的那一阕《钗头凤》。她伫立在墙前良久,两行清泪从眼眶里缓缓流下。明明是他负了她,却写些什么“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”,徒留她在这里茕茕孑立、黯然神伤!


情之所至,她提笔和词一首:


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语斜栏,难、难、难!


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长似秋千索。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瞒、瞒、瞒!


数月后,唐婉郁郁而终,年二十七。


陆游再回到沈园,已四十年过去。彼时他已是白发苍苍,垂垂老矣。当他得知伊人已逝,又见到墙上所和之词时,老泪纵横,他一生写尽金戈铁马、精忠报国,或许惟有沈园是他心底一片柔软的伤口。午夜梦回,那风采翩翩言笑晏晏的女子仿佛始终在沈园等待着他,容颜一如往昔。他伸出手想触摸她的面庞,却发现自己的手上已布满皱纹。再矫首,面前只余落花满径。


——即便只是惊梦一场,他也有诗做!“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”,倘若他能穿越时空读到千古伤心人纳兰的词句,必会再次潸然泪下吧。曾以为能做一生一世一双人,可叹世道难容,命运难容!


(下)


她曾以为他是她命中注定之人。


那日家中赋宴,高朋满座,坐起而喧哗者开怀畅饮,好不热闹。她在闺房中寂寞,却蓦然听到一阵悠扬的琴声——


透过帘幕,那个俊秀儒雅的男子静坐抚琴的身影,就这样撞进了她的心里,漾起一阵涟漪。


她是卓文君,风华正茂‘容颜倾城的名门闺秀卓文君。她亦曾为人妇,可还未初尝情爱滋味,夫君早逝,她便重归卓家。然而这个男子,他指尖在丝弦间翩跹,流淌出的分明是那曲《凤求凰》——


“凤兮凤兮归故乡,游遨四海求其凰。时未遇兮无所将,何悟今夕升斯堂……”


他要“求”她!她的心如同浸在槐花蜜里,沁甜欲化。卓文君是怎样果决的女子,只一曲《凤求凰》,她便认定那男子便是她一生可托付之人。司马相如,她在这个时刻还寂寂无名的男子身上押上了一生最大的赌注——用她的青春,赌他和她的未来。


一场夜奔,他与她书写了又一段浪漫传说。她放下千金之躯与他当垆卖酒,他亦放下文人的架子当起了跑堂。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,他与她若做一对平凡夫妻,又怎能说不上神仙眷侣?


然而司马相如绝不是等闲之辈,他的锋芒终将令世人惊艳。一篇洋洋洒洒、文采斐然的《上林赋》,让汉武帝为他的才华深深叹服,立即拜他为郎官。君恩浩荡,司马相如的才名传遍京城,一时间他便从默默无闻的穷书生成了文坛众星捧月的新秀。远在临邛的文君得到消息,笑意漫上嘴角:这场豪赌,是她赢了!


真是如此么?可太多的爱情故事,似乎逃不过“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”的命运。他一夜成名,风头无两,宾客蜂拥而至,交游愈广,他流连烟花之所也愈加频繁。文君不是不知,可她仍怀着当初那一份心动神驰,固执地认为她的长卿不似那些薄情负心郎,直到那一封家书传来——


他要纳妾!


这消息如晴天霹雳,令她心灰意冷。可卓文君的心性与才华又岂是寻常女子可比肩,他要抛弃她,也要让她先说放手!


读她昂扬铿锵的《白头吟》: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”只这一句,想必就会让期期艾艾的司马相如无地自容吧!曾经,她是他以绿绮琴传情求取的妻,如今要将这份情意收回的也是他,名动天下的司马相如,不过也是个负心人而已!


她仍有满腔怨怼未平,又在诗后补言:“珠弦断,明镜缺,朝露晞,芳时歇。白头吟,伤离别,努力加餐勿念妾。锦水汤汤,与君长诀!”


如此伤情而决绝的词句!他和她的感情,曾经美好如天外虹霓,如今却即将断绝。她不是没有不舍,“努力加餐勿念妾”,分明是仍有剪不断的牵挂。可她刚烈的性情,终究让她先一步诀别。


若君不知还,今生便缘尽至此!


他回来了,白头安老,再不离开。只不过他已不是当年的翩翩佳公子,她亦不再是昔日清丽绝伦的女子。岁月留下的遗迹无法抹去,正如曾经的情伤终究在心底留下无法掩盖的疤痕。但那些美丽的回忆也会永远在他们的心底流淌——


“凤兮凤兮非无凰,山重水阔不可量。梧桐结阴在朝阳,濯羽弱水鸣高翔……”


(跋)


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,在我心中,这是纳兰容若最美的词句。爱情在最开始的那一瞬是最纯粹的,因为此时此刻爱情里没有糅合其他的杂质,仅仅属于两个人的心。陆游与唐婉,长卿与文君,以及这世上太多的相爱之人,他们的故事都始见于初见的美丽,却在结尾蒙上悲伤的阴影。但无论结局如何,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的回忆,就是爱情最美的姿态。



相关阅读:
沐鸣娱乐 http://yb360com.cn
-

-

相关阅读

新闻网&好网群简介 | 法律顾问 | 会员注册 | 营销服务 | 人才加盟